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> 本级战术 >

战术大师霍去病:穿插迂回3000里突袭匈奴 短短4年歼敌16万

归档日期:06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本级战术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。但是在霍去病出世且能独当一面之前,汉军(由卫青、李广等名将指挥)对匈奴发起的

  比如,战争初期汉军一方面缺乏征战草原、沙漠的经验,另一方面却喜欢多路出兵、分进合击,这一战术虽有利于降低风险、提高部队机动性和寻获敌军的几率,但缺点也很明显——首先,如果侦察没搞好,就难免扑空或迷路。其次,如果军机泄露,被匈奴斥候事先探知己方行动路线,汉军就可能遭伏击或被优势敌军各个击破。

  以公元前129年的“关市诱敌奇袭战”为例,当时汉武帝派遣大将公孙敖、李广、公孙贺、卫青各领1万骑兵分4路向北出击,结果,公孙贺从云中郡(今内蒙古托克托县)出发,向北搜索约150公里抵达今四王子旗一带也没碰上匈奴兵,只好无功而返。

  而从代郡(今河北蔚县)出发的公孙敖先向东,再折向西北,抵达今察哈尔右翼前旗一带(行程约150公里),遇到了匈奴前锋部队并与之交战,公孙敖损兵7000余人,大败而归。

  从雁门郡(今山西右玉县)出发的李广应该是打算与公孙敖配合作战,以便对敌形成夹击之势。这2路汉军相距最近时只有约60公里,但匈奴没有给二者机会,反而集中主力在今内蒙古商都县境内(汉军到此行程约220公里)将李广部基本全歼,李广被俘后用计夺得一匹快马才逃出生天。

  唯独从上谷郡(今河北怀来县)出发的卫青很走运,他带兵向西北急行军约110公里,猛扑位于今河北张北县的茏城(野狐岭),毙俘匈奴700人得胜而归。别看杀敌人数不多,但因为茏城是当时匈奴单于在漠南大会部属、祭祀神明祖先的“圣地”,所以给其精神上的震动和打击还是很强烈的。

  由此役可看出几个问题——首先,汉军出动了4万骑兵(实力不弱于来犯之敌),却选择在一条东西约400公里的漫长战线路进攻,不仅分散了兵力,盲目性也较大(由“分兵出塞寻敌”可看出当时汉军并未摸清匈奴主力的准确方位)。

  整齐划一、近乎齐头并进的出击方向判断,这4路人马原本计划在战斗中相互策应,但由于联络通信不畅及协同行动不利,最终变成了各自为战。

  即便其中一路遇到危险紧急求援,另外3路也很难及时赶到。某种意义上来讲,正是因为公孙贺、李广2路汉军吸引了匈奴主力(匈奴认为“飞将军”李广威胁最大,故集中兵力对付他),才使得卫青“趁虚而入”直捣茏城。

  指挥不顺畅,上下不协调,甚至出现了校尉(中级军官)违命盲动、临阵脱逃的恶劣现象。当时汉军内部弥漫的“匈奴恐惧症”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雁门反击战、河南战役、奇袭右贤王战役,成功遏制了匈奴的猛烈攻势并收复河套地区,在削弱敌人的同时不仅扩大了汉军防御纵深,还显著减轻了匈奴对汉帝国都城长安所在关中地区的威胁。

  疾驰700里夜袭(歼灭匈奴右贤王主力1.5万人)这样的漂亮仗,可当他掌控全局时却出了岔子。

  率10余万大军发起漠南战役。结果卫青麾下诸将又犯了军机泄露、迷失路途、配合不力的老毛病,部队遭匈奴重创,前将军赵信(匈奴降将)投敌、右将军苏建(苏武之父)只身逃回,所部数万人马伤亡惨重。

  集中兵力猛攻匈奴主力,歼敌1.9万人,汉军才转败为胜。​值得注意的是,匈奴前几次吃亏后汲取教训,采取了增派流动哨、扩大警戒范围、侦察探知汉军路线、提前预设伏兵等措施,让汉军在漠南战役初期连遭重创。但有失必有得,正是在这场战役中,首次出征、时任剽姚校尉的霍去病崭露头角。

  只带800骑兵深入大漠绕到匈奴主力后方寻找目标,一下子端掉了匈奴“老营”,斩获包括相国、单于叔父在内的敌人2000余名,打了匈奴一个措手不及。霍去病的初战告捷,标志着汉军战术“更上一层楼”,开始克服求稳、盲动的弱点,朝着出奇制胜、速战速决的方向演变。

  打破用兵常规,在这一年的春夏两季连续出击,此举大大出乎匈奴意料之外,也因此取得了惊人战果。

  霍去病率1万精锐骑兵对河西地区展开试探性进攻,他从今甘肃兰州以西渡过黄河,再过乌逆水(今庄浪河),沿着焉支山北麓向西快速穿插迂回千余里,短短6天时间就连续攻破位于河西的5个匈奴部落,突然出现在匈奴浑邪王、休屠王驻地,毙俘匈奴8900多人,二王败逃。​霍去病没有恋战,立即率军向东疾驰返回,行军至皋兰山(今甘肃合黎山)附近遭遇匈奴折兰王、卢胡王2部阻击,结果霍去病以3000残兵击败优势敌军,并将二王斩杀。

  击破匈奴4个藩王5个部落、歼敌上万的辉煌战绩,不仅打出了威风,也让对手闻风丧胆。因为此前在占据地利和兵力优势的战斗中,匈奴还没有遇到过如此勇猛强悍的劲敌。

  这个季节匈奴普遍马放南山、警备松懈)再度进军河西。他在公孙敖、李广、张骞等部掩护配合下,率数万骑兵又选择了另一条看似绕远、实则出敌不意的突袭路线。

  黄河几字形的左半边中部区域),然后北上沿着乌兰布和沙漠东部边缘绕过瀚海,到达了位于朔方郡境内长城防线的最西端要塞。

  走弧线由巴丹吉林沙漠东北侧边缘朝沙漠北端的居延海迂回。在这片水草丰美地区稍事休整后,霍去病带兵沿弱水(今西北第2大内陆水系黑河)继续向南穿插,一下子从小月氏(今甘肃酒泉)猛扑到了祁连山脚下的匈奴游牧经济区核心地带。

  战况发展对他并不有利——策应配合其行动的公孙敖、李广、张骞各部要么半道迷路被迫折返,要么遭遇匈奴左贤王4万大军围困损失惨重,等于说战前设想的汉军多路会攻、合击匈奴腹地的计划落空,汉朝能否夺取此役最终胜利全要靠深入敌后的霍去病努力争取。

  一下子打垮了屯驻在河西走廊的匈奴精锐部队,歼敌3万余人,还抓获包括单于王后、王子、藩王、相国、将官在内的122名匈奴贵族。

  酋涂王率2500部众眼看大势已去,向霍去病缴械投降,这在汉朝对匈奴作战史上可是破天荒头一回,此举表明慑于汉帝国的赫赫兵威,匈奴所依赖的松散部落联盟结构正从内部分化、瓦解。

  主动联络汉朝请降。汉武帝恐怕其中有诈,遂派霍去病带兵接应。汉军刚渡过黄河,休屠王就反悔不愿投降,被浑邪王杀死,但其部属的哗变、溃散已难以遏制。

  将浑邪王救走并派人护送前往长安。随后汉军大开杀戒,很快消灭了叛乱的匈奴兵将8000人,其余4万多匈奴人都被霍去病的狠辣手段所慑服,乖乖地在汉军监视下渡河进入汉朝控制区。

  仅这一年霍去病就歼灭(毙伤俘和迫降)匈奴达10万之众,不仅控制了祁连山-焉支山之间山清水秀、物产丰饶的河西游牧经济区,还实现了“断匈奴右臂”的战略目标,从而推动战争朝着更有利于汉朝的方向发展。

  再次穿越千里大漠从敌人意想不到的方向突然杀出,毙俘匈奴83名权贵在内的70443人,将左贤王部几乎全歼,汉军前锋一直追杀到今贝尔加尔湖才收兵撤队。

  漠南无王庭”。史载,霍去病6次出击匈奴,杀死敌军超过11万人,俘虏、迫降至少5万人。如果再算上卫青(7次出击杀敌5万余人)等其他汉军将帅的战绩,就意味着自公元前129年至公元前119年短短10年里,匈奴就折损精壮20余万人(占到匈奴青壮年的30%至40%)、牲畜数百万匹(头),可谓元气大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properdog.com/benjizhanshu/1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