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> 奔袭 >

重生之魔教教主

归档日期:08-0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奔袭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因为他来找楚休之前,便已经从令狐仙山那里要来了楚休的详细资料,他自认还算是比较了解楚休的。

  结果现在,一个看不出深浅的家伙却是突兀的出现在了楚休那群人那边,然后一拳把自己轰飞。

  大罗天这帮家伙还果真不凡,有点真本事,竟然能够伤到自己,虽然连皮外伤都不算不上。

  再次一拳落下,强大的拳意压迫的周围的空间都发出了一声声爆响来,没有任何变化,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拳,也是力量达到了极致的一拳!

  轰然一声爆响传来,炙热的太阳之力画作箭矢在陈青帝眼前爆裂,但他却是连挡都不挡,直接便是一拳砸落。

  但下一刻,一个身影从那炙热的烈炎当中走出来,又是一拳轰出,拳意当中,甚至还夹杂着浓烈的战意!

  陈青帝的身躯被那炙热的力量所灼烧的通红,但这种能够熔金炼铁的太阳真火,却是无法熔炼他那在无数岁月中,用真火炼体所淬炼出来的身躯。

  再次一拳砸落,辛伽罗又被轰飞了出去,这一次他是真的坚持不住了,直接就被轰的一口鲜血喷出。

  极乐魔宫乃是魔道大派,楚休在下界见过他们的遗迹,功法偏向于阴邪诡异那方面的,明玄羽也是如此。

  他所修炼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功法,领域张开,竟然出现了一座充满了阴邪魔气的领域。

  不过这领域却并没有杀伤力,但他却是凝练出了无数的阴邪鬼物,将其放入那领域当中,跟领域相结合,却是平添了三分的威能。

  不过管他什么阴邪鬼物,楚休神域张开,五行阴阳,颠倒扭曲,只要是他领域范围之内的存在,全都被这种规矩给扭曲成了虚无!

  这种威能霸道至极的领域他可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,结果一上来,自己精心所培养的那些鬼物便直接消散了一小半,这顿时心疼的明玄羽直咧嘴。

  厉喝一声,明玄羽收起了自身的领域,一柄漆黑无比的长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。

  一刀斩落,那把刀竟然开始吞噬着天地之间的任何力量,就连光芒,它都能够吞噬!

  但下一刻,楚休手中的破阵子也已经出鞘,整个天色瞬间又亮了起来,被楚休那一刀的锋芒所照亮。

  刀锋所指之处,无尽的锋锐落下,强大的力量直接将明玄羽给轰飞,就连他那柄邪异的长刀都发出了一声悲鸣。

  他那把刀的确是可以吸纳任何一种真气,不过楚休的飘渺斩和破字决刀意斩出来,却是将锋锐给发挥到了极致,这本身也不包含任何的异种力量,让他怎么吸取?

  下一刻,楚休手中的长刀直接向着地面斩落,七大限中的灭地施展而出,瞬间大地震颤,宛若地龙翻身一般。

  等到他好不容易挣脱开那刀罡的缠绕,一阵鬼神般的呢喃之声却是从明玄羽周身响起。

  天哭血雨降临,在他头顶,空间被撕裂,一尊魔神虚影探出半个身子来,直接向着他抓去!

  明玄羽的面色终于变了,他手捏印决,周身黑雾升腾,化作一个巨大的魔气风暴席卷着,其中甚至有着无尽的恶鬼哀嚎之声响起,跟大悲咒抗衡着。

  看了一眼楚休,明玄羽的眼中升起了一丝忌惮之色,同时也是萌生了一股退意。

  辛伽罗给他的,关于楚休的资料都已经不知道是多长时间前的了,反正是严重低估了楚休。

  楚休那一连串的攻势有些超乎他的预料,真正生死搏杀,哪怕他已经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巅峰,也没有把握。

  无论是什么功法秘术,都挡不住对方一拳,被对方一次次给锤到地上,显得凄惨至极。

  辛伽罗已经达到了半步武仙境界,比他还要强上一线,万一辛伽罗败了,他还怎么打?

  就在这时,远处一阵乌拉乌拉的喊杀声随之传来,竟然是大股的蛮族冲入了极乐魔宫的阵势中开始冲杀了起来。

  绿翡派人去找蛮族联手,其他那些蛮族部落的人总算是到了,虽然晚了一些,但也不算是太迟。

  这种阵势已经不是他所能扛得住的了,再打下去,他麾下这些人肯定要损失惨重。

  随着极乐魔宫的人开始撤走,一直都在被陈青帝压制,甚至都已经被轰吐血的辛伽罗也不再迟疑,身形一动,周身大股的太阳真火爆发而出,犹如旭日东升一般,迅速向着空中疾驰而去,转瞬间便没了踪影。

  陈青帝在后面追了两步,不过速度是他不擅长的,他还郁闷的嘟囔道:“正打的兴起呢,跑什么?”

  等辛伽罗和明玄羽逃到安全的地方之后,辛伽罗怒视着明玄羽,厉喝道:“明玄羽!你这是什么意思?两次了,每次都是你先逃脱,拿了我的东西,却不想为我办事?”

  楚休那边的家伙肉身强悍无双,你甚至连一点反击的余地都没有,你都已经败了,我还坚持,除了损伤我麾下的人,还有什么意思?

  算计了这么长时间,还特意花费代价找来了明玄羽出手,结果最后却是无功而返,这让他如何能受得了?

  明玄羽劝慰道:“辛兄,不是我说你,梵教的实力如此之强,你回去请一位武仙境界的殿主来,直接把那楚休给强行带走不就完了嘛,何必非要自己在那里算计?”

  辛伽罗冷静了下来,长出了一口气道:“你说的简单,但你可知道,梵教内部的斗争有多么严重?

 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,梵天、湿婆、毗湿奴三殿都已经斗了几千年了,若非是因为外界天罗宝刹的压力,说不定我们自己都能够先打起来。

  我刚刚准备接掌殿主之位,遇到这种事情自己解决不了,却要回去请人解决,我能请谁?

  湿婆殿和梵天殿倒是可以出手,但最后丢脸的是谁?还不是我毗湿奴殿自己!”

  听到辛伽罗说完,明玄羽也是有些微微诧异,他也没想到,梵教内斗的竟然如此严重。

  虽然说他们极乐魔宫也有内斗,权力倾轧什么的,但都维持在一个可以容忍的程度上,若是闹得太过分了,宫主便会出手制止的。

  结果梵教这种内斗的程度,明显都已经到了可以影响梵教本身利益的程度了,结果梵教那位武仙九重的教主却是仍旧不管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  “辛兄,你不选择回到梵教求援,你还准备怎么办?我不是我不讲道义,而是光凭你我,是绝对敌不过楚休那边的,还有那肉身强悍的壮汉,到底是什么来历?这样的人,不可能是无名之辈。”

  辛伽罗冷哼道:“那楚休在东域所得罪的人也不少,血河教血河老祖的弟子就废在了他那边的人手中,还有寒江城跟他们的仇怨也不小。

  辛伽罗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的面色忽然一变,从怀中拿出了一面只有巴掌大的阵盘来。

  辛伽罗握紧阵盘,长出了一口气道:“先不用管那楚休了,我毗湿奴殿上一代殿主,圆寂了!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aproperdog.com/benxi/402.html